的声音,他至死都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!
 
    “迟了!”老年高岳的头颅占据少年高岳的身体,没有丝毫违和感,不过,他并不满意“根本没有太多营养,果然是过去式,也许只有吞噬了中年时期的高岳,我才会拥有强大无匹的气运,到时候争夺眼下的这场机缘造化,超脱出去,成为一个全新的高岳,指日可待!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“是么?”正在这时,却听到一个冷冷地声音骤然响起!
重,连道境九重都不是,在紫宵剑尊的眼中是蝼蚁的存在。
 
    不过紫宵剑尊却只是目光冷冽,淡漠的说道“你已见到我面,死期即至,念你近百年来占据剑神山,与我门下弟子斗了不知道多少法,也算是劳心劳力,让我门下弟子精英辈出,临死之前,可有遗言?”
 
    老年高岳苍老的声音大笑道“哈哈哈,紫宵你目中无人的本事我早有所耳闻,只是一直无缘一见而已。你要听我的遗言?只怕为时尚早。”
 
    “哦?”紫宵剑尊道“你有何本领尽管施展开来。”
 
    老年高岳道“听闻你的这个护宗大阵,号称此界最强阵法,老夫正想来掂量掂量传言是否属实,失陪了!”
 
    他这一声自称“老夫”,让紫宵剑尊面色终于一变,杀机凛然起来。他紫宵剑尊可以忍受一个修为低微的弱者如跳梁小丑一般蹦跶,但一个不知道比他小了多少辈的后辈弱者,居然得寸进尺,自称老夫二字,他立刻就起了杀人的心思。本来还想从这后辈口中知道一些东西,所以紫宵剑尊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现就暴起出手,不过,如今他改变了主意。与其听对方在这里呱唧,让自己生气,不如搜他生魂,照样能知道一切!
 
    但他这个念想才刚转过,老年高岳的一声失陪了,居然就在原地失去了踪迹!
 
    “想跑?只怕没那么容易!”紫宵剑尊何等眼力?这老年高岳和高岳不一样,他是实打实地拥有着一具肉身,不像高岳,施展变通之法简直是可以瞒天过海,凭道尊境界的强者,只怕轻易发现不得任何痕迹,除非是漫无目的地施展大招,伤害一大片的那种,高岳才有可能迫不得已被逼出来。
 
    老年高岳的一声“失陪了”,却是见他摇身一变,居然也是变通之法,变化成一根小小的铁钉,没有往外跑,而是闯入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之内去了。
 
    “大小如意?还是千变万化?我小看了你!”紫宵剑尊看到这一幕,居然都是吃了一惊,正要追上去将其宰杀当场,搜其生魂,要看看小小的八重道境之人,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一步的。
 
    “且慢追!”不过狂刀刀尊居然一言阻止了他的行动。
 
    “道兄何意?”紫宵剑尊脸色不大好看的问道。
 
    狂刀刀尊没好气的说道“你匆匆赶回,莫非是为了这只蝼蚁不成?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”紫宵剑尊一时间无言以对。
 
    狂刀刀尊道“我看你行色匆忙,定非等闲之事,此等小事不足挂齿,切莫舍重取轻。你不必瞒我,到了此处,我已经知道个大概,是否是这门大阵发生了变故?”
 
    紫宵剑宗的护宗大阵号称此界数一数二,固若金汤不说,且杀伤力极强,进入者大多有进无出。不过,狂刀刀尊并非外人,而是和紫宵剑尊来自同一个地方的“外来者”,和高岳的处境有些相似,自然是知道紫宵剑宗的护宗大阵之所以威能莫测,实则是亏得那一门五行遁法子体形态,刚柔并济,水火相交之故。如今见这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已经现形于此,而不是归于虚空,以前就算是他狂刀刀尊,若想轻易找到紫宵剑宗的宗门之所在,都绝非易事。此中变故,对狂刀刀尊而言,自然就一目了然,一语道破!
 
    紫宵剑尊道“倒也无须瞒你,此变故我实则早有防备,故而我此番临行前,将三十个阵基的阵盘交给我宗内三大长老看管,我走之前,三十六道门户尽皆关闭,以障眼之法另启一死门,以观察变故之起源。一旦有重大发现,三大长老则以三十个阵基之力,不惜以消耗我紫宵剑宗累积百年的聚灵池,也势必要平息动乱。”
 
    狂刀刀尊道“倘若你事先已算准此番变故之大,何不将大阵的三十六个阵基的控制权全权交给三位长老?我听闻这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,全力运转之下,如同一体,可以有意想不到的威能,少了任何一门星象,威力就会大幅度减弱也还罢了,那种威能也不可能激发,难免被人各个击破,何况你还保留了六门星象在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