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强者的小世界中历练十年,为自己的金刚不坏之躯量身定做的技能。金刚不坏之躯的法门,高岳的灵感得益于武道大纲的某段经文,但这三招绝技,却和武道大纲没有半分关系。
 
    这是至刚至阳的三大绝招,也只适合像高岳这种武道有成的高手,换成某一山人,身体强度不够,别说是后两招,就算是共振,依靠血肉的拳头打出来,别人还没死,自己的双臂就已经先废了。
 
    高岳此时此刻,他领悟的道,已经踏出了第一小步,摒弃了以前的所有观念,所有的道理,他要做的是最真实的自己。所以,心里想到什么合适就怎么来。
 
    “定身术是吧!破!”高岳第一拳打出,他直接动用了重力爆!
 
    高岳看穿了灵道和武道之间的某种桥梁,他此时的状态,施展武道虽然未必有拥有肉身时那般得心应手,但变数更大。
 
    比如这一招重力爆,高岳原本需运用体内一个周天累积的功力,形成一个重力场域,这个场域被他以独到的武道手法压缩成球,一拳轰出,两百斤的力道,足足有上万斤的威力,足以将一个普通练家子打成肉饼。
 
    高岳以立体圆形阳极图为根基,当成是丹田,灵魂法力海纳百川,根本就用不着运用一个周天,直接就可以攻击。这是灵魂攻击,高岳将武道攻击技能,当成灵魂攻击技能使用。
 
    实际上,对于高岳此刻的状态来说,这一招重力爆,远远比不上当初他以少年高岳的肉身打出大型气流弹那么艰难,但重力爆虽然没有吞噬同化的属性,但同样非同小可!
 
    一拳轰出,灵魂力量同样是被高岳压缩成球,那巨型口器正以疾速而来,这颗球没有丝毫幸免,被无数支口器穿过,而几乎在同时,重力球体爆炸了,形成了一个灵魂重力的场域!
 
    这些口器本来极为不凡,但失去了藤条,他们只能当成箭支来使用,失去了吸食的功能,不然即便是重力,也未必不会被吸食走大半,到时候高岳要想突围,还要再费手脚一番!
 
    此刻,这些口器只是携带着定身术之类的属性,毫无用武之地,根本还没近身,全部纷纷从高天掉落下去。
 
    要知道,超过一定的重力压制,人的灵魂意识和肉身的反应是一样的,都会被压迫,甚至说,在重力场域下,意志不坚的人,用不了多长的时间,也许身体还没有倒下,但却率先陷入晕厥中。
 
    这些口器组成了一个巨型大口器,此刻在接近高岳的时候,阵形就破了,宛如蜡制枪头,还没有接近的口器还在急速飞来,而接近高岳的口器,纷纷掉下高天,然后化为漫天气流!
 
    高岳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,随手打出两颗气流弹,吸收着这些气流的同时,心中却是暗道“看来那未知存在并不在乎这些口器的损失,否则,他的意念波动如同海潮般厚重,只是单独地朝我压制,我都穷于应付,何况这些口器显然是灵魂攻击技能,由他主控,全力施为,后果实难预料!且先不管他有何想法,既然如此,我就上去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存在!”
 
    高岳抵挡住巨型口器的攻击,自己却是收回两颗气流弹,并不恋战,果断朝高天上飞去。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,在紫宵剑宗的入口处,那三名道境九重的强者,原本个个都是脸色凝重,如临大敌,不过,此刻,其中一个中年汉子猛然精神一振,却有些狐疑地说道“我的阵盘是不是坏了?怎么它们都消失了?”
 
    另外俩人听言,连忙观察自己手中的阵盘,他们的阵盘,是一个类似八卦的八方盘,中间是一面铜镜,铜镜分为八个区域,拥有着阵盘在手,等于是可以时刻掌控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中的动向,甚至还能控制阵法的一些运转。不过,要想完全控制阵法,当须入阵抵达某些方位,才能凑效!
 
    只听另一人道“果然如此,小小鱼儿,翻不出大浪,既然退走,我们当乘胜追击,如能彻底灭杀此贼,当能还我紫宵剑宗一个真正的太平安宁!”
 
 第一二五章 十字回旋无魂杀
 
    原来这三人,之前个个面色凝重,正是因为他们已经将自己所能动用的所有大阵之力启动,开启了十几处战场,其中一方能量巨兽,就是这三人推动大阵变化而来。此时高岳那边刚刚突围,就要去看看那未知存在,这边的十几处战场,却是突然没了动静。只因为另外一方的能量巨兽退走了,故而这三人理所当然地认为,对方退走,便是斗他们不过,正要举全派之力来对付!
 
    比如那个聚灵阵,绝大部分的能量都已经被三人用来激发三十六天罡星象大阵,而且众多弟子,也都据守在紫宵剑宗的某个秘密大厅之内,大厅中有一口石池,石池直接连接着聚灵阵,平日里是一块宝地,只有功劳极大的弟子才有资格在石池中接受灵光的洗礼。但此时,这些弟子长老全部聚集在此,一旦聚灵阵都入不敷出,他们就会将自身法力注入石池,目的就是为了消灭三大九重高手口中所说之贼。
 
    却不知这个贼,所指之人,是否高岳?暂且不表。话说那紫宵剑尊离开之后,正是要动身前去请他口中的那个人,用来对付他所顾忌的道尊之上的强者。
 
    
    紫宵剑尊乃是堂堂道尊强者,而且即便是道尊境界中,能被他正眼看待的人也是少之又少。不过,此番略一思索,却是认为没有必要与这神秘辇车抢道。但也正是他这一思索,前方的辇车却是徐徐停顿下来,同时一个极为和善而苍老的声音已经自辇车内响起“呵呵呵,原来是紫宵道友,来我驾前,不知意欲何为?”
 
    紫宵剑尊面色一怔,这声音却是让他感到颇为陌生,但这说话的口气……
 
    暗道“莫非如此巧合?当真是他?”